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亦夏的博客

一个老球迷眼里的中国足球生态地理

 
 
 

日志

 
 
关于我
亦夏  

国内知名足球评论员

球迷、军迷、股迷、书迷,小老酒、小麻将、伪中产、老愤青。

网易考拉推荐

漫谈山寨版“东邪”“西毒”   

2010-04-19 13:05: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若论2010年度中超联赛前4轮最让人失望的球队,我首选“西毒”陕西中建和“东邪”杭州绿城。理由很简单,这两支得到地产巨资强力壮阳,云集了众多中外名角,也抢夺了最多眼球的新贵球队,4轮下来竟一场不胜,叨陪16强末座。

虽然在赛季之初的预测时,我认为今年中超还是北京的天下,但我还指出,陕西有望成为国安卫冕道路上最强劲的挑战者,杭州亦将扮演一个不可忽视的搅局者角色。一句话,我希望这东邪西毒能够打破由京鲁等传统豪门轮流坐庄的旧格局,以此增加中超的吸引力和观赏性。顺个大便,咱也就有了更多谈资,或多赚稿费的机会,呵呵。

没想到4轮下来,杭州这东邪真邪门了,赢不了山东也就算了,竟然连南昌都敢输,还输出了一个门将射手王,邪门乎?而在金牌球市西安,西毒陕西则成了不折不扣的票房毒药,4场比赛只得2分、只进3球,其中还有俩点球。就这等攻击力,还敢称中国皇马,想建足球大秦帝国,想当足球秦始皇?

东邪西毒如此让人失望,照例我周大炮是要开炮的,但在这里不谈技战术之类的专业问题,而只谈人,谈谈我那两位扮演东邪西毒的上海老乡,即朱广沪和吴金贵。

朱广沪是一个另类的上海人,事实上他很早就离开上海捞世界去了,也一直没有效力过和执教过上海球队,所以我与他没什么私交。但我们没有私交却神交已旧,确切的说,在1990年代初我俩就结下了梁子。那时他是风光无限的健力宝青年队主教练,在巴西饭都吃不大饱的情况下,带着一帮小孩子苦学桑巴足球的真谛。但我这个老乡却很不厚道,不断在背后放他的“野火”,今天说他能力不行、明天又说他只善于搞关系。

如此“恶搞”,人家老朱当然不干了,越洋电话打到了《体坛周报》,厉声责问你们那个周文渊到底什么意思。末了放言,若体坛再登这个人的文章,我就不给你们写专栏了。

那时我还只是体坛的业余撰稿人,也还没有像后来那样暴得虚名,朱大教练要封杀我,简直易如反掌,对体坛来说也是零成本的事。好在瞿优远、李烨晖等很“怜香惜玉”,只是关照我注意尺度,而没有赶我走,也没有让我别写老朱及他的健力宝。

我与老朱素昧平生,这样与他作对,并非想靠骂出名,在当时我还根本没想过要吃足球记者这碗饭呢,且那时这碗饭也不像后来那么香。那么为什么要黑朱呢?我只是想不明白,老朱在带国青、国少期间,成绩一塌糊涂,但他总是带国青不行就换带国少,然后又反过来,最后还当上了炙手可热的健力宝队教练。如此千杯不倒,仿佛拿了铁券御书似的。

后来听一位在上海电视台当体育记者的复旦校友介绍,老朱这个人人脉关系好,尤其在足协,很有些大佬与他交情匪浅。后来我还听说,老朱经常拿着出国人员的大件额度孝敬足协官员,让他们可以买到当时很稀罕的进口电器。(申明一下,这个段子纯属道听途说,各位听过算数,别当真,也别再扩散,免得老朱告我诽谤罪,嘻嘻。)

之所以要提这个未经证实也无从证实的段子,意在说明,我为什么会对朱有成见。这种成见即使在2005年后,朱广沪当上了国家队主教练,又连夺东亚四强赛冠军和东亚运动会冠军时,都不曾改变。

也许有人会说,那时你们体坛,包括你自己不也大肆吹捧老朱的吗?我承认我称赞过老朱、也支持他出任国足主帅,但有心人应该可以看出,即使在老朱走上神坛时,我的称赞都非常有限度。其实直到现在,我也没有完全否定朱广沪的能力,只是我觉得他的能力被严重高估了。最让我反感的是,朱广沪还被刻意神化,什么整天忙于钻研足球业务,连吃饭都一杯咖啡加几块饼干对付的,而对球员则情同父子,云云。

谁都有偶尔随便对付一顿的时候,用不着拿来说事嘛,对其健力宝系弟子的呵护,也不影响他大力铲除异己,比如早期的彭伟国、张军,后期的杨光等人。以中国足球的污浊土壤,能出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再说,若那么清高,老朱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老板和官员朋友?

事实上,老朱一点都不清教徒,他是中国教练群体中,较早住别墅、开豪车的一位。吴金贵则是另一位,与老朱不同,金贵是一位典型的上海新好男人。

我跟金贵倒偶有交往,最早大概是1997、1998年吧,他刚刚回国,揣着科隆体育学院的文凭,到申花当了一名助理教练,当时申花还是郁知非当家。

虽然,后来郁总卷入了轰动一时的上海社保案,吃了官司,其实人不坏,也不算很贪,就是比较虚荣,牛皮大。记得某年在西藏路上的申花足球总会,郁知非很得意地对我说,金贵可不是一般的助理教练,而是科研教练,在中国,阿拉申花是第一个设科研教练的俱乐部!喝了口茶,郁知非继续以很得意的语气对我宣布,全中国学历最高的两位足球教练都在申花,除了吴金贵,另一位就是原吉林队的秋鸣。

金贵在申花助理教练或科研教练位置上一呆就是4、5年,直到2002年才接替徐根宝上位。那时我还经常跑一线,作为连沪争霸主角之一,申花当然是采访重点。但在申花,既有郁知非、瞿郁明和徐根宝那样的足球大佬,又有拉扎罗尼、彼得洛维奇那样的世界级教头,金贵不可能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连范志毅、申思等球员都比他抢眼,所以我与金贵的交流并不太多,在助理教练中,我与桑廷良聊的比较多。不过,金贵彬彬有礼的待人和思路清晰的谈吐还是给我留下了好印象。

2002年后,吴金贵突然时来运转,在事业上来了一个三级跳。先是当上了申花主帅,一年后即成为末代甲A的冠军教练,后来又一度成为阿里汉的助手。

金贵有“腔调”了,我与他的“战争”也开始了。在阿贵动辄以冠军教练兼国字号教练显摆时,我颇为不解风情地指出,那个末代甲A冠军奖杯是楼世芳用上亿国有资金烧出来的,没他这个主教练多少事。我还专门写文章,奉劝金贵老老实实地当个领队什么的,就是当俱乐部总经理也比当申花主帅合适。甚至我还公开爆料,揭露吴金贵与楼世芳在争夺引援权中的暗战及其中的利益关系。

我这么“缺德”,金贵肯定不高兴,谁不喜欢歌德派?但阿贵确实涵养功夫好,在他的一个“马仔”,以前也当过足球记者的年轻人表示要打电话教训教训我时,金贵制止他那么做。数月前在北京,我曾与他同桌吃饭,金贵也没有兴师问罪,后来还主动跑到我房间叙旧。

这等风度,比朱广沪要好很多。在沈祥福、贾秀全等土教练普遍被口诛笔伐的背景下,朱和吴这两位沪籍教练是少有的受攻击不多的几位(我指的是在传统媒体上,而不是网上),但两人的情况又有不同。

对于金贵,很多记者知道他的水平也就那样了,但人很好,尤其是善待球迷和媒体,也善待球员和助手,所以在他连战连败时,一般不忍像我那样“落井下石”。但对老朱,很多记者则是怕他,就像怕某些江湖老大那样。因此尽管网上骂声不绝,但在报纸上,记者们的批评很有节制,还都不敢写其个人的负面报道。

我观察了一下,在相对比较有名的记者圈中,大概也就我和李承鹏在批朱时一如既往地尖刻、无忌,连黄健翔也因要做节目的关系,对比如朱骏那样的人物另眼相待。这部分是因为,近年来李大眼也像我一样,基本不跑一线了,所以不怕被谁封杀或穿小鞋,不管你是韦迪还是高洪波,更遑论这两位山寨版的东邪西毒。

  评论这张
 
阅读(8511)|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