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亦夏的博客

一个老球迷眼里的中国足球生态地理

 
 
 

日志

 
 
关于我
亦夏  

国内知名足球评论员

球迷、军迷、股迷、书迷,小老酒、小麻将、伪中产、老愤青。

网易考拉推荐

十日谈之一 只一招“学习”,韦哥就草菅了旧足协   

2010-04-20 23:29: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已持续半年多的反黑风暴还未有竟期,中国足协内部的“宫廷政变”却不期爆发。

4月6日下午,中国足协在办公所在地东玖大厦813室召开“教育整顿阶段性总结大会”。会后,马成全、李冬生、蔚少辉、冯剑明和郭辉这5名部主任级干部接到通知,要他们立马放下手头工作,次日就去体育总局党校进行为期3个月的学习。另一位远在非洲带队打比赛的中层干部朱和元,也接到了立即起程回国的训令。

4月19日,足协正式宣布,曹景伟等5名体育总局干部将到足协挂职担任中层干部1年,分别出任国家队管理部、技术部和竞赛管理部等足协最重要职能部门的负责人,原足协部主任级干部中,仅王彬和刘殿秋2人留用,所负责的均为非核心业务部门。至于马成全、蔚少辉等旧足协的肱骨重臣,则全部解除聘约,待学习期满后另行安排工作。

加上之前已经“空降”足协,出任足管中心第一副主任的于洪臣,几乎在一夜之间,韦迪就完成了足协大换血,以“学习”之名。这一招,令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在阎世铎、谢亚龙时期,足协内部的权利斗争虽然也很激烈,但大多属于暗战,大佬们通常都以微调或转岗的温和方式重构权力版图,像韦迪这样快刀斩乱麻地剪除异己的超强势做派前所未有。

兵贵神速、兵不血刃,韦迪如此干净利落地解决了理论上应该由会员选举产生或罢免的旧足协,让我不由得想起历史上常见的宫廷政变,或二战时德国人的闪电战。且不论是否合法、是否人性,纯粹从权力斗争角度看,这一手真是太漂亮、太优秀了。

在中国体育的历史上,对一个司局级机构,还从来没有发生过如此彻底、迅速的组织人事调整。而此时,韦迪上任才3个月,如此敢想敢干,真不愧其“斗犬”称号。

对此有两种解读,其一,根据早已锒铛入狱的南杨等人的交代,蔚少辉等原足协中层干部全部或大部有问题,所谓问题中层实际上是涉案中层,因此被一锅端是高层早就确定的行动,韦迪只是执行者。但“六君子”的问题或罪行没南杨那么严重,为了不让外界产生“足协从上到下全烂了”这一不良印象,更为了避免产生“足协这么烂,总局该负何责”之类的联想,故采取了先让他们到党校“学习”的缓冲手段。

其二,六君子未必都有问题,但他们在“教育整顿”期间表现不好,在国奥打中甲等众多问题上,对新领导持消极甚至拆台的态度,让“新政”很难推动下去,迫使韦迪动用“可以从外面调人”这一尚方宝剑,把这些“改革”的绊脚石一脚踢开。

六君子成了韦迪新政的牺牲品。在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马成全等6位原本养尊处优的正处级国家干部全成了需要等待机会重新上岗的“待业人员”,还要先洗刷身上或许是莫须有的污点,这让他们不恨韦迪就太难了。

你想呀,原本冯剑明还有一年多时间就可以体面退休,现在这一来,即使他能够从这场反黑斗争中全身而退,日后也免不了会被人指指点点。而那啥蔚少辉,原是国管部主任兼国家队领队,那是多么风光的角色。如果他还是如传说的,靠贿赂上位又大肆受贿索贿的话,这次宫廷政变则让他“财色两空”。

当然,这个社会从来是旧人哭新人笑,厉行铁腕新政的韦迪才管不了那么多呢。可以想象,招安了郎效农,驱逐了马成全,今后韦迪在推出诸如国奥打中超或每年派100个孩子留洋等天才构想时,再也不会在外部舆论围剿+内部中层抵制的内外夹击下,好没面子地收回成命了。

不过,宫廷政变后,在由全部浸淫于举国体制的总局系统官员组成的新足协内,韦迪固然可以令行禁止地推动他的任何新政,却极可能遭遇新的、更多的麻烦。

很多人从专业的角度,怀疑菜鸟当家的新足协能否管好中国足球。这样的质疑确实很有道理,比如像备战世界杯预选赛那样的大场面、大制作,恐怕不是只运作过小小赛艇的曹景伟可以轻松驾驭的。在这方面,博士学历帮不了什么忙。鄙人预备在本十日谈的第3个专题“足球无规律、没专家?”中,系统地痛斥韦迪“外行可以搞好足球”的谬论。但我首先要指出,那些来自总局的“空降兵”,缺乏足球的专业技能和操作经验还是次要问题,最要命的是,他们的官本位意识和举国体制迷信将毁了中国足球。

在中国足球职业化改革进程中,在俱乐部层面,职业化相对比较到位,至少有个大模样了。但上层建筑,也即中国足协的二政府角色始终没有改变,这种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背离或错位,正是造成足球改革搞了十几年,却异化成伪职业化夹生饭的根源。

阎世铎时代,足协开始尝试从社会上招聘精英,当然,留给他们的位置都是办事员之类的边缘角色,一度搞得很热闹的竞聘也局限在中层职位。这种作秀式改革难以从根本上解决足协办事效率低,尤其是拍脑袋决策的制度性弊端。可是到了谢亚龙时期,连这种作秀都懒得装了,像马良行、杜伊这些通过竞聘或海选上任的主教练,在李飞宇、蔚少辉这类国家干部面前,形同傀儡。

就是在现在的各级国家队中,亦不乏由足协或总局领导硬塞给主教练的助理教练,当然说起来很好听——推荐。其实这也没什么可奇怪的,连阎世铎和谢亚龙这两位掌门人,不都是由总局精心挑选并授予一支笔大权的吗?

我要说的意思是,这些年来,从阎世铎、谢亚龙到薛立、刘希付,这些由总局任命或推荐到足协的干部,没一个是称职的,确切的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甚至称之为罪人亦不过分。但这不是谁比谁笨或运气差的问题,而是体制的原罪。既然如此,对于曹景伟等新一波空降兵,我怎么能够投出信任票?且他们还是工资福利都不在足协,只挂职一年的临时工!

 

 

  评论这张
 
阅读(10264)|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