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亦夏的博客

一个老球迷眼里的中国足球生态地理

 
 
 

日志

 
 
关于我
亦夏  

国内知名足球评论员

球迷、军迷、股迷、书迷,小老酒、小麻将、伪中产、老愤青。

网易考拉推荐

十日谈之二 “举国”之下,想误读“韦新政”都难  

2010-04-21 17:51: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官员不讲“狗的屁”(GDP)或招商引资成绩,那还是中国的政府官员?

提出这个很没技术含量的问题,是因为韦迪在近日接受马德兴两个多小时专访时,一再辩解,外界关于“韦政绩”的说法是对他的误读,我感到有点好笑:你韦哥如此坚定地为举国体制唱赞歌,还能不走追求政绩,这个为官者必走的寻常路?

说实话,自从3个月前韦迪被突然任命为中国足协实际负责人后,除了有过那么一刹那的兴趣外,我一直不愿正面回应韦迪那么多次的雷人讲话,为此谢绝了很多稿约,包括我们体坛自己的活。

为什么呢?在我看来,韦迪关于足球,关于中国足球的绝大多数讲话太缺乏技术含量,如果不说无知鲁莽的话。若按编辑的要求,去一本正经地一一驳斥韦十条,那我自己会感到不好意思——兄弟好坏也曾当过7年大学老师,怎么给咱们韦大人上起了现代足球ABC课程呢?所以我只能微言大义地说了句,韦迪在侮辱中国球迷的智商。

这句话,以及那句不知是谁说的“韦迪的脑子被驴踢了”的话,显然激怒了韦迪,于是他后来的讲话更直抒胸臆、更壮怀激烈,同时也更无知无畏——我就是韦举国,我就是认为外行能够搞好足球,且还只有外行才能搞好中国足球。

好一只斗犬!

经常可以在网上碰到这样的狂人,通常我都一笑置之,否则,如果很认真地跟帖回帖的话,就必须得从基本常识说起,那很吃力,也会不自觉地暴露出我的优越感。然而,对韦迪就不能听之任之了,因为他现在不是水上中心主任,一个一年都不会看几场球,可能连直接任意球与间接任意球都搞不清楚的足球无关人,而是刚刚履新的中国足球掌门人,若由着他胡来,对拿着舆论监督权的我等媒体人来说是严重的失职行为。

所以后来我还是加入了炮轰的行列,针对“韦新政”的具体措施。比较高兴的是,韦迪精心炮制的国奥打中超之“天才构想”终于在事实上流产了,这是庶民的胜利,也是我等媒体人的作用体现。

当然,对于“斗犬”韦迪,这样的出师不利不会让他就此放弃既定思维。这不,在马德的那篇访谈里,韦迪依然很自负,也很执著。对此我毫不奇怪,任何从体制内出来的人,都是即使撞上南墙都不回头的顽主。你看那阎世铎、谢亚龙,把中国足球搞得如此乌烟瘴气,但直到被免职时都不曾表达一丝悔意和歉意,阎世铎甚至把他的回忆录起名为《忠诚无悔》。

说到阎世铎,虽然我曾在《审判阎世铎》一文中,不惜两万余字的篇幅,对他进行过彻底的批判,称他为犬儒、投机者,还说他“脸大像太阳、嘴大吃四方”,这种等级的词汇我都还没有用在韦迪等其他人身上。但说句公道话,在中国足协历任掌门人中,阎世铎的能力、抱负和才气、魅力实在不是谢亚龙及韦迪可比的,也不是王俊生及年维泗可比的。

阎世铎只错了一点,即他浸淫于以举国体制+金牌战略为基石的中国体育界,却搞起了相对高度职业化、市场化的中国足球。虽然只错了一点,却已注定他只能是失败者,且能力越大、抱负越大越悲剧。

相比之下,不断捣鼓出诸如“亚健康”、“叉腰肌”等时髦词汇的谢亚龙,就像个既志大才疏又自以为是的跳梁小丑了。很遗憾,韦迪既免不了阎世铎的悲剧下场,又有步谢亚龙后尘,被妖魔化的危险。

事实上,韦迪的种种高论,没有一个超出阎世铎的足球境界。就说那个政绩问题吧,可能很多人都不记得了,在2001年1月在深圳举行的全国足球大会上,新官上任的阎世铎所作的主题报告,其题目就是《固本培源、调整结构、稳步发展,开创21世纪中国足球事业新局面》。由此可以看出,阎世铎追求的是大政绩,而不是像王俊生所渴望的,一定要在任期内实现世界杯出线这样的小政绩。

也许有人会很不屑地说,什么固本培源,那还不是官话套话。但是从阎世铎花费巨大精力创建中超联赛,策划百队百万青少年足球工程等举措,我愿意相信,至少在上任之初,老阎还是很真诚地想从根本上把中国足球搞上去,而不是短期的政绩。至于后来沦为假大空式的政客,为了出线一味穷兵黩武,则还是我前面说的,那是体制的原罪。

10年前的那次深圳会议我参加了,当时有两个镜头给我印象很深,一是转任党委书记的原足协一把手王俊生,上台发言时竟当着阎世铎的面公然反对将甲A改成中超。二是代表上级主管单位出席会议的国家体委副主任李富荣,在讲话中委婉地批评阎世铎,在报告中对于下半年国家队就要参加的十强赛重视不够、措施不多。李富荣当时主管竞赛,也就崔大林现在的角色。

所以我一直认为,阎世铎对于如何改造中国足球还是有很深刻、很系统的思路的,也有很强的执行力,但他不能不听领导的话,也不能去挑战举国体制、金牌战略的基石。甚至我还认为,后来反黑最终只抓了一个龚建平,恐怕也非他的本意。

说了阎世铎那么多,不是为他翻案,更不是后悔当时批他批错了,而是想让韦迪明白,他自认为比大众聪明,能够看穿事物的本质、抓到搞好中国足球的关键,其实只是井底之蛙,这个井就是总局大院。不管是阎世铎还是韦迪,任何官员不考虑政绩、不因此而急功近利,那是不可能的,除非他不是体育总局任命、管辖的足管中心主任,而是比如日本的川渊三郎。

我在复旦读了4年经济学的书,又教了近7年经济学的课,主攻政治经济学,对于以斯大林模式为代表的计划经济体制的历史沿革、运作机制、利益关系及其利弊所在,有着比一般人深刻得多、系统得多的认知。所以对于像韦迪这样的,一直固守在举国体制内的干部,我很清楚他们想干什么又能干什么。他们天然地不相信市场的功能,不喜欢民主的方式,又很自负地以为,只要将一切资源和权力都集中在他们这些“精英”手里,那么超英赶美也没什么大问题,换成韦迪的足球目标则是:一年内改变中国足球形象,五年内达到亚洲一流水准。

当目标越来越远、事情越来越糟时,他们的反思是:权力集中不够、纪律执行不好。于是斯大林把列宁、布哈林时代的战时经济体制常态化,一边搞集体农庄一边搞独裁和肃反,阎世铎则在逼退南勇、张吉龙后把足协变成了他的家天下,同时又对球员、教练发出“杀无赦、斩立决”的恐怖令,甚至还要“修理”媒体,另外就是一再祭出暂停升降级的绝活。

在这方面,所有体制内的人都一个面孔,也只能一个面孔,韦迪根本没有其他选择,否则他既无法上位,也要被过滤出局。

这不,上任才3个月,韦迪就把旧足协的中层几乎一锅端地送去党校学习,然后全部解除聘约,尽管他们并非都是“问题中层”。而他试图推行的国奥打中超方案,其实质是要把中国足球的所有资源、所有关注度都捆绑在出线足球的烈火战车上。他根本不明白也不愿明白,一个富有强大活力的联赛能够造就一支永远强大的国家队,也会让青少年足球成为有水之源而永不枯竭。

所以,就像一切前任,韦迪根本不认可联赛为本的理念,至少他嫌“慢”。当然他也知道,不能把职业联赛逼入绝路,因为那是出线足球的提款机和征兵站。如此,韦新政还不等同韦政绩?

  评论这张
 
阅读(5210)|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