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亦夏的博客

一个老球迷眼里的中国足球生态地理

 
 
 

日志

 
 
关于我
亦夏  

国内知名足球评论员

球迷、军迷、股迷、书迷,小老酒、小麻将、伪中产、老愤青。

网易考拉推荐

“莫吉”难重刑、“尤文”不降级  

2011-12-20 10:20: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莫吉”者,泛指一切足球腐败分子,尤其是位高权重者;“尤文”者,泛指一切打假球的俱乐部和球队,尤其是所谓豪门球会。关于莫吉与尤文的故事,相信是球迷都会知道一二,一个来自意大利足球反黑的经典案例。在中国足球迎来史无前例的大审判时期,我以此案说事,意在通过一个国际视窗,看看我们的所谓天字号足球反黑,貌似轰轰烈烈、规模空前,其实有多苍白和虚伪!

12月19日乃蹉跎许久的足球腐败系列窝案庭审的第一天,此时距第一批羁押者入狱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年半,花那么长时间办这个案子,显然有关方面对此作了充分准备,作为率先登场的第一人,张健强这个人选也肯定是经过精心挑选的,或许还经过了“彩排”。因此,尽管这位足协中层干部并非“大鱼”,却对整个案子的审判具有某种标杆意义,或定调作用。

遗憾的是,在我看来,这个标杆很无趣。

首先是身份认定。检方认为张健强具有国家工作人员和非国家工作人员的双重身份,这个认定或许有法理基础,实质很操蛋。谁不知道所有足协官员都是“官员”?难道仅仅因为中国足协在名义上是社团组织就真的以为足协是NGO?进而以为那些足协官员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做义工?

可笑的是,在检方指控的273万受贿额中,只有30余万属于张作为政府官员所收受的贿赂,其余均属非国工行为。众所周知,在定罪量刑时,国工与非国工的不同身份具有本质性的区别,因此检方如此认定,实际上已经为轻判张健强埋下了伏笔,再加上据说张已退回了约260万赃款,且一定还有检举同伙的“立功表现”,这些因素叠加起来,我估计张霸王也就执行10年了,很难抵达20年的上限。

与南勇的独断专行、谢亚龙的装腔作势和蔚少辉的骄横跋扈等比较起来,张健强在表面上不那么嚣张,其实在其主管的女足、裁判领域也是一个土皇帝。聊举一例,当初法国人伊丽莎白担任中国女足教练,某次因接一个国际长途而比规定的训练出发时间迟到了3分钟,却发现大巴已经扬长而去。身为领队的张健强不仅如此缺乏情商,事后还不善罢甘休,竟然以“队规面前人人平等”的堂皇理由向这位外籍主教练开出罚单,法国女人在如此恶劣的执教环境下怎么可能干出名堂,中国女足在这种可笑至极的窝里斗下又怎么可能再续辉煌?

然而,已经身陷囹圄的张某人,居然还在法庭上一脸诚恳地述说着他为女足运动所作的贡献,并把各种受贿、索贿行为美化为因经常给各地、各俱乐部帮忙,人家主动感谢他!

张健强谢罪自责也好、痛哭流涕也罢,都是时下各类大贪小骗惯用的伎俩,他们心里想的并后悔的是,真他妈的倒霉,怎么别人捞的更多都没事就我被逮着了呢?比如这个张健强就会想,他那曾经的顶头上司和引荐人,原足协主管联赛、裁判、商务开发和外事等事务的副主席张吉龙现在官至亚足联代理主席,风光无限哩,还以“龙哥”的邻家大叔形象深得球迷好评,可是当初还不是一起做裁判的?提示一下,张吉龙大权在握的世纪之交,正是中国足坛假赌黑最猖獗的时期,很难不同流合污,而从法理的角度看,他在足球外交舞台上的种种行为,其实也具有某种非法性。历届足协中高级官员中,只有年维泗、陈成达和郎效农等极少数人的操守未受质疑。

回到原来的话题。作为庭审第一人,检方如此认定张健强的身份及指控他的罪名(只有受贿,而没有渎职、操纵比赛等罪行),其实已经为轻判他及其他足协高官埋下了伏笔。包括南杨谢等终极“大鱼”,几乎所有人都可以循着这一路径找到轻判密码。在这个江湖上混,谁没有两个乃至更多的马甲呢?比如南勇,既是足管中心主任又是足协专职副主席,既是足协下属的中超委员会主任又是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中超公司董事长,当他与爱福克斯谈判时,你说他是国工还是非国工?

至于退款,同样是笑话。谁都清楚,某些公检法那么起劲地办案,其最大的动机不是出于法律正义和群众要求(否则早在10年前就该动手了),而是于公,那是高层领导督办的铁案,不能不办;于私,则是这些贪官都有大油水,而按现行规定,司法机关可以从赃款中提取一定比例资金“用于补充办案经费的不足”,在这种法律环境下,往往小案也要办成大案,但大案又能轻判,只要你认罪态度好、退款积极主动,所谓以钱抵罪。对此“行情”,贪官们当然也很清楚,于是双方一拍即合,你少指控我一点,原本800万的现在200万,其余“证据不足”,我则全额退款;你收到了真金白银,我则缩短了刑期,皆大欢喜,反正这钞票本来就不是阿拉的。

上一篇博文的最后,我说过对这样的“公开”审理,我不抱期望,也不敢期望。现在,在cctv等御用喉舌以典型的白岩松表情微言大义时,我仍然坚持这样的冷观点,如果有什么补充的话,那就是“莫吉”固然难重刑,“尤文”也不会降级。

在对张健强的指控书中出现了一大批俱乐部及其官员的名字,从鲁能、申花等豪门到人们几乎没有听说过的江苏华泰女足;从贾秀全、王宝山等牛人到王立仁等早已淡出记忆的小人物,相信随着南杨谢等次第登场,我们还会听到更多的名字。根据意大利、韩国等国的司法实践,这些俱乐部都将受到降级惩罚,那些当事人则将被驱逐出足坛,乃至大刑伺候。

可是在天朝,从来皇恩浩荡、法外有法,光一句法不责众或历史问题就能让大多数人逃脱法网。想想也是,人家宝山兄弟刚刚出任富力俱乐部常务副总,而富力是“响应国家号召”才来搞足球的,这就把他办了,情何以堪?再说办了王宝山,是不是还要进一步揪出戚务生、李应发等“德高望重”的元老,甚至王俊生这位所谓的职业足球之父?

总之,就像8年前的龚建平案,宫廷式反黑只能是选择性严打,打倒了一批死老虎,却嘲弄或愚弄了整个法律体系和法制社会。

  评论这张
 
阅读(31039)| 评论(10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