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亦夏的博客

一个老球迷眼里的中国足球生态地理

 
 
 

日志

 
 
关于我
亦夏  

国内知名足球评论员

球迷、军迷、股迷、书迷,小老酒、小麻将、伪中产、老愤青。

网易考拉推荐

反黑笑话,最大黑哨年贪4万  

2011-12-22 16:36: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举世瞩目的中国足球大审判正在寒冷的东北黑土地上火热上演,还在开庭前我就公开放言我对这样的“公审”不抱期望,也不敢期望。今天是第4比赛日,随着杨一民、陆俊等大佬级人物的次第登场,我是否改变了原先的冷态度呢?不仅木有,反而更坚定了对这种宫廷式反黑的失望和蔑视。

由于最重量级的南勇、谢亚龙已确定不在这轮庭审之列,身为国管部主任兼国家队领队的蔚少辉,以及掌握着中国足协全部密钥的邵文忠等核心人物也不会在这轮庭审中出现,所以昨天出场的杨一民和陆俊就是这波为期5天的第一轮公审最高光人物。如果说检方对率先出庭的张健强的精心指控具有某种标杆和定调意义的话,那么对这两位大佬的庭审就基本确立了整个大审判的大趋势、大结局,足以让我们看清这次公审的意图和走向。

结论性的意见已经在过去两篇博文中给出了,本文主要是结合杨、陆两案再作一些实证性分析和补充。先看陆俊案。必须承认,当我得知检方对陆俊的指控仅仅是7场比赛、81万元时,我彻底雷倒了。

这是什么概念呢?有必要先介绍一些背景资料。陆俊1959年出生,27岁即1986年时就成为专业裁判,1991年晋升国际级裁判,主裁了包括1994年首届万宝路联赛开幕式在内的约200余场职业赛事,以及几乎所有中国足协主办或参加的包括世界杯、亚洲杯和各种重量级商业比赛在内的大量赛事,2004年因年龄关系退役,但仍然以各种或官方或民间的身份活跃在中国足坛,直至2010年锒铛入狱。

为了方便说明问题,咱们就只算从1994到2004这11年职业化时代的事情吧,此前此后的大量比赛暂且搁置。11年200场比赛,只贪了其中7场比赛,又只收受了81万人民币,平均的话,陆俊一年只拿了7万多一点的黑钱(若以整个20年裁判生涯计则只有4万),又只是吹了约30场比赛才羞答答地拿了其中1场的非法收入——这就是中国最大黑哨?我想对着那位虚张声势的检察官,老陆自己都要气不过了:同志哥,你这也太小瞧人了嘛。当然在法庭上,面对“严厉”指控,陆金哨全盘笑纳,未做任何抵赖,就这良好的态度是否又会减两年刑?

关于陆俊,我曾经作过专门的研究,其研究成果发表在于2005年出版的足球专著《审判足球大佬》里,在“黑金足球中的芸芸众生”一章中有一节“黑哨与金哨的轮回”,专门讲陆俊及其同好龚建平的故事。也就是说在6年前,当陆某人还顶着两届亚洲金哨、六届中国金哨的耀眼光环到处招摇撞骗时,我已经公开指认他其实也是黑哨。其实,只要稍微有点阅历的足球记者都知道陆俊绝不是什么好鸟,他的种种光环都是以王俊生、阎世铎为首的足协负责人刻意营造的,一如他们力捧“铿锵玫瑰”的路数。可是慑于淫威,所有知情者都噤若寒蝉,有些人还昧着良心说瞎话,包括李承鹏他们那本大胆揭黑,引发不少官司的应景之作,似乎也没有影射过陆金哨。

很多人都把2002年那场虎头蛇尾的反黑运动视为中国足球滑向假赌黑深渊的分水岭,其实真正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是1998年陆俊状告《羊城晚报》案,此事简单地说就是陆俊收受了20万黑钱,却状告揭露此事的《羊城晚报》,最终胜诉并获得11万赔偿。其实当“羊城”揭露此事并公布爆料人时,陆俊很紧张,然而当时的足协负责人却鼓励他与“诬告者”斗争到底,不仅如此还向“羊城”及爆料人施加了强大压力,导致爆料人拒绝出庭作证,“羊城”败诉。

此案产生了十分严重和恶劣的后果,一方面让各家媒体从此对这类事件极其谨慎,甚至视为禁区,基本放弃了媒体的监督责任,而这恰恰是王俊生们支持陆俊打官司的初衷,“好好杀一杀媒体的威风”(就像一切官僚、政客,因为在1997年十强赛期间备受炮轰,王俊生对“唯恐天下不乱”的媒体十分仇恨);另一方面则让陆俊们得意非凡,没有了舆论监督,他们更加为所欲为,于是才有了1年后的渝沈假球案,3年后的假B五鼠案等一系列事件。此时假赌黑不只是发生在教练球员和裁判等基层层面,更迅速蔓延到俱乐部高层、投资人及中国足协自身。

今天,当陆俊站在被告席上时,我们才知道原来不只是由他主裁的上海滩德比,就是渝沈假球案里也有此人的黑影,尽管他只是第四官员,也只拿了10万元。可是,作为1名作用有限的第四官员,且还是一场由3名外籍裁判执法的比赛,陆某人尚能发挥如此大的能量,还能进账10万大洋,我们怎能相信他一生中只吹过7场黑哨,只收了81万黑钱?

注册律师与注册会计师一样,在全世界都是最难考出的执业证书之一,基本上可以归入最聪明、最顶尖的人才一类,据说只有考不出律师证的才会去做法官、检察官。然而在庄严的法庭上,诸多为此案作了约两年时间准备的法律精英都对如此弱智的指控不置疑问,未来的法庭辩论,包括定罪量刑都将基于这一指控展开,对此我还能说什么?

不仅是对陆俊案,我对杨一民案也不想多说什么了(关于此人,我在《审判足球大佬》一书里也有专门揭露)。只说一句,到目前为止,所有疑犯中,涉案金额最高的是张健强的273万,连区区体能测试都要收钱的杨一民也只有125万(据说众贪之首南勇的案值也只有百来万)。虽然在法律上,只要超过10万人民币就可以判死刑,但在具体的司法实践中,一些贪了2个亿的巨贪都能因种种豁免条款而免死。于是我猜想,陆俊这个老牌黑哨仅仅被控81万可能是宫廷式反黑的必然之选,表明高层并不希望死人,也不希望引起太大的震慑效应。

至于为什么是这样,我想不明白,也不敢去想明白。

  评论这张
 
阅读(109068)| 评论(4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