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亦夏的博客

一个老球迷眼里的中国足球生态地理

 
 
 

日志

 
 
关于我
亦夏  

国内知名足球评论员

球迷、军迷、股迷、书迷,小老酒、小麻将、伪中产、老愤青。

网易考拉推荐

祁宏归来意味着什么?  

2011-02-15 12:04: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羁押3个月后,祁宏出来了。就像进去时没有任何说法一样,现在出来了也没有一个官方说辞:究竟是无罪开释,还是监视居住或取保候审?祁宏乃十强赛大功臣,又是前中国女足助理教练,有关方面如此“低调”处置一个有着很高知名度的公众人物,这在比如咱们的香港或台湾都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只能说明有关方面的开放意识还有待提高。

依据我有限的法律知识,其实这3种说法都是“非法”的,因为在法律层面上,祁宏并不是有罪之人,既没有被正式逮捕也未经法庭宣判,根本不存在无罪开释或监视居住的问题。事实上,一个公民在协助调查名目下失去自由3个月,这在法治社会本身就是很难解释得通的现象。不过此时,我猜想不论是祁宏本人还是其亲朋好友,对于能够出来,还能够在大年夜与亲人一起到饭店这种公共场合吃顿团圆饭,已经感觉无比幸福和幸运了。

一个原因是,对于上述“非法”现象,我们早已习以为常,比比那些还在里面等候发落的沦落人,祁宏还不该首先感谢这个感谢那个?当然最主要的是,不论是警方还是祁宏本人,都知道他不是没有问题,若那些问题走上司法程序,那在里面的时间就不是区区3个月了,3年都不止。依据法律,案值10万就可判10年,而据报道,祁宏申思等达200万/人。

据我所知,祁宏申思的事早在去年3、4月份时就已解决。当时他们已被秘密“协查”,不过在经过一番交涉,并退回赃款后,警方没有将他们送往检察院就结案了。3个月前旧案新发,也不是警方秋后算账,而只是因为他们瞄上了楼世芳,需要更有力更确凿的人证物证,才把祁宏们又传唤进去。毕竟,楼世芳作为申花俱乐部总经理,所涉及的事情比几个球员单纯地打假球或赌球要严重得多,那才是反黑的重头戏。

现在,祁宏、申思和江津都出来了,但楼世芳是否出来却没有确切消息。我以为楼不大可能逍遥法外。其一,祁宏是被动受贿,楼是为了操纵比赛而主动行贿,性质不同;其二,祁宏是球员,楼世芳是总经理,还是处级干部,身份不同;其三,祁宏是一个人受贿,楼却是向一批人行贿,案值不同。申花号称股份制俱乐部,但几大股东均为百分百的国企,楼其实是在用国有资产大肆行贿,且据说还有中饱私囊嫌疑。

祁宏能够出来,意味着警方已经从他身上得到了他们希望得到的东西,其中之一当然就是楼世芳当时收买这些中远队主力球员的确凿证据。不过,为了末代甲A冠军,也为了能够在上海滩德比之争中压倒中远,楼世芳的动作远远不只是收买祁宏申思,也不只是这一场比赛。据悉,那年申花俱乐部实际开支高达24000万,楼世芳除了要收买自己的对家和对手的对家外,还要打点裁判、足协官员等众多有名或无名的人士,包括他自己的上级,比如时任申花董事长,因贪污2个亿而被判死缓的王成明先生,这趟水浑得很呢。

问题是,楼世芳并非栽在上海,他是被北方的那些“朋友”咬出来的,或者说他只是某些更重大案件中的一个棋子。因此,就像祁宏是楼案的污点证人一样,楼世芳也是别人的污点证人。现在,祁宏的问题大致搞清了,那么楼世芳是否也差不多,进而整个反黑大网可以收起来了呢?

以我等的身份,不可能准确回答这个问题。我只能以经验和智慧进行判断或猜测,结论是肯定的。一方面,自谢亚龙、邵文忠等于去年9月份被批捕后,近5个月来反黑再无动静,如此长的“空窗期”似乎表明,大家预期中的更大的“大鱼”不会有了。另一方面,此案绵延一年半,耗费人财物无数,“上面”自己都有点不胜其烦、筋疲力尽,结案意愿强烈。据悉不少到案人被“定向”要求只交代需要交代的问题,而不要过于主动积极地坦白其他警方不感兴趣的人和事。

值得一提的是,不久前刘政局曾专门到体育总局召开足球工作座谈会,这是一个很重要却显然被外界轻慢、忽略的动向。众所周知,如此高层级的领导一般是不会亲临总局指导工作的,即使北京奥运会时也没有过。正因为异乎寻常,所以我很注意捕捉其中的信息,并专门写了“蹴鞠复活,中国足球死了”那篇看似有点危言耸听的博文。刘政局在其纲领性讲话中谈了很多方面的工作,却只字末提反黑这一极大地震惊了2010年中国社会也震惊了国际足坛,而到现在还没有结束的大事件。

我以为这不可能是疏漏,而是一个信号,即反黑到此为止了。如同重庆打黑,外界都期望能挖出文强的后台——至少给个文强何以能如此无法无天的说法,但事实上,枪毙了文强及一些黑老大也就结束了一切。我以为足球打黑基本上也是这个路子,否则200万呢,怎么能够一笔豁免?

但愿我是错的。

  评论这张
 
阅读(17408)| 评论(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