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亦夏的博客

一个老球迷眼里的中国足球生态地理

 
 
 

日志

 
 
关于我
亦夏  

国内知名足球评论员

球迷、军迷、股迷、书迷,小老酒、小麻将、伪中产、老愤青。

网易考拉推荐

当老师,卡马乔比我差得多  

2012-01-18 20:45: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城昆明,久违的足球冬训又热火朝天地开始啦。自从N年前取消强制性的12分钟跑测试后,中超各队的冬训安排就完全自主化,存在着诸多场地条件、软硬设施和服务意识等饱受诟病缺陷的海埂基地一如失去皇家恩宠的半老徐娘,不再成为各队首选。但今年忽如一夜春风来,海埂又热闹非凡,云集了近10支中超、中甲球队,连一贯独尊的国家队都低下了高贵的头颅,首次为联赛让道,且还只是冬训。

合同期长达3年半的西班牙“名帅”卡马乔才干了小半年就已经被边缘化,而这种尴尬最终将演变为一出世界级笑话——在2月下旬中国队打完纯属陪太子读书的世界杯预选赛小组赛最后一战后,卡马乔将正式成为中国足球的多余人,一位年薪高达400万欧元的旷世闲人,或流萤。

在中国足坛,曾经发生过无数的这类由坑爹的中国足协导演的苦逼戏,比如2003年末代甲A时重庆“输球保中超”闹剧,这一制度设计的超级BUG还导致了一系列的腐败案。当时,中国足协为了避免这一国际笑话演变为真实的闹剧,竟然默许或授意天津泰达收买上海国际球员,害的如今祁宏、申思等主角大过年的还被招到沈阳等待法律的审判。

现在,同样的事情又上演了,当然这次与假球无关。于洪臣为了不至于让卡马乔在余下的1000多天的漫长岁月里过于无聊,从而使得由其主导的重金聘请卡马乔之事显得过于荒唐可笑,刻意给老卡安排一些事情做做,比如给中超各队主帅上课,美其名“传授西班牙技术足球的真谛”。于是我们看到了很滑稽的一幕:卡马乔这位一个月后就有一场国际A级比赛任务的中国国家队主教练,眼看着各位国脚在所属俱乐部球队从牛A练到牛C,自己却只能夹在中间充当牛B,又只能在人家热火朝天的训练之余召集各队教练开会,讲些不着四六的东东,而台下的听众包括大名鼎鼎的前世界级球星蒂加纳。

对此,我曾经写过一篇讽刺文章,“于式新创意,卡马乔培训帕切科”,如今比帕切科更大牌的蒂加纳及滕卡特等纷纷登陆中超,于式新创意升格为卡马乔培训蒂加纳,搞笑否?就球员时代所取得的成就而言,蒂加纳的名头要大大超过卡马乔,当然作为教练,蒂加纳没有干过诸如西班牙和皇马的主教练,可是,要让蒂加纳、德拉甘等人聆听一位刚刚惨败于世界杯预选赛小组赛的失败教练授道解惑,您觉得他们会买账吗?

事实证明,蒂加纳固然不会买账,连一些中方助理级教练听了卡马乔精心准备的演讲也很不以为然,因为老卡通篇说的都是中国球员的缺点。然而,若论中国足球所存在的问题,不仅是那些天天浸泡其中的教练球员,就是俺这个只会坐在家里指点江山的书生都可以说出一套套的,从宏观到微观。但教练与球评家的本质区别是,我等的责任是指出问题,教练则要解决问题,否则凭什么俺只能写一篇稿子才赚几百人民币,你卡马乔可以日进千金呢?

不过这个问题今天我不想多谈,重复“于式新创意”一文中已经提出的老调多没劲呀,今天玩点新风格。有不少朋友对我以前的教书经历颇感兴趣,我也吹过牛,说什么以前在复旦也曾精彩过,今天离传统春节没几天了,在一片喜庆气氛中我决定八卦一下自己,稍微讲讲到底有啥精彩,希望各位会喜欢这样的“软文”。

精彩无处不在,不过既然是从卡马乔当老师引申出来的,我也就先八八我当教师时的一些牛逼事吧。我是1980年考进复旦的,记得我们那一届文科的录取率是1/16(上海地区),复旦的最低录取分是370分,我的分数则是401分,而整个上海只有96人得分超过400分。还可以吹一下的是,我所在的中学是一所普通中学,连区重点都不是,而现在,就是市重点都很难进复旦,除了著名的“四校”。

这是不是很奇葩?4年后毕业,我有幸留校当老师,直接以本科学历教本科生。按照规定,每个新教师都必须先实习一年,但仅仅半年后我就独立带班上课了,教政治经济学,属于必修的公共政治课,所有系科的学生都必须上,即都必须洗脑子。凡是受过中国高等教育的朋友都知道,大学所有课程中,最让人讨厌、最被人看不起的就是公共政治课了,不管是哲学还是经济,或者党史,统称“马教”。但兄弟我就是在这个苦逼课程里创造了小小的奇迹——一年后,在由全校学生投票评选的优秀教师名单中,居然出现了俺小周的名字。

从1984年到1991年,我在复旦当了8年老师。在这8年中,每次新学期的第一堂课,我都向学生约法三章:我的课,你们既可以无理由地不来(连请假都不需要),我也不会搞突然袭击式的点名,你们来了后也可以睡大觉或做作业,惟一要求,不许喧哗走动干扰我上课。一般的情况下,就是老师不这么宣布,很多学生都会逃课,尤其是理科生,我这么一开明,岂不要唱空城计?然而,这种情况从来没有出现过,当然逃课肯定是有的,但“上座率”起码有7、8成。此外,学生上这类课一般都尽量往后面坐,但我的课,前排总被一些“忠实粉丝”占据着,部分原因是我这人天生肺活量小,嗓音大不了,坐在后排听不清楚。后来有些学生开玩笑似地告诉我,说他们一开始看我上课声音这么轻,以为是怯场,并以为我这个小老师好欺负呢。

那么我到底靠什么吸引学生,尤其是那些理科学生呢?长得帅是一个原因(嘎嘎),情商高是另一个原因(再次嘎嘎),最重要的是我完全颠覆了他们对这门课的认知。一般来说,一个学期我只用两堂课讲述书上的内容,一堂是系统地梳理一下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体系和原理,非常粗线条,第二堂课则是期末时的复习迎考课。这是最枯燥的两堂课,但也仅仅两堂,大量时间都是在讲述鲜活的经济理论与实践,比如从列宁新经济政策到斯大林模式,从铁托自治社会主义到布拉格之春,从战后日本重新崛起到亚洲四小龙,从亚当.斯密“看不见的手”到凯恩斯主义和加尔布雷斯的制度经济学,从罗斯福新政到马歇尔计划和欧共体,以及里根星球大战计划下,美苏两个超级大国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博弈,等等。

各位,你们大学时期上过这样的“马教”么?其实那时很多东西我自己都不甚了了,甚至闻所未闻,我的老师可不教这些,因此基本上是边学习边讲授,可是那时我年纪轻胆子大呀,还硬是装在一个庞大的体系里讲的头头是道、引人入胜。虽然粗糙、肤浅乃至谬误肯定是免不了的,但对那些非经济学科的学生来说,这有什么关系呢?

所以,作为一个经济学学者,我不太成功,或者说没有充足的时间和机会让我成功。但作为一个经济学知识的普及者,我是一个还算及格的老师,以至可以有资格称卡马乔是一个蹩脚的足球讲师。这位老兄只顾指责中国足球这也不行那也落后,却拿不出一个哪怕最初级的药方,甚至连西班牙技术足球的精髓到底是什么都讲不清楚。所以我估计,下一堂课,卡马乔要唱空城计了,如果中国足协还组织这种鸡肋研讨会的话。

  评论这张
 
阅读(49932)| 评论(8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