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亦夏的博客

一个老球迷眼里的中国足球生态地理

 
 
 

日志

 
 
关于我
亦夏  

国内知名足球评论员

球迷、军迷、股迷、书迷,小老酒、小麻将、伪中产、老愤青。

网易考拉推荐

又见奇葩,媒体宣判杨一民刑期  

2012-02-15 12:59: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天,沉寂数月的铁岭、丹东又将吸引世人眼球,因为将在此对第一批足球贪腐分子进行终极审判。人们迫切地期待着天网恢恢的那一刻,也很想了解,杨一民、张健强和陆俊等贪官黑哨会以什么罪名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又将遭受什么样的惩罚?今天上市的《体坛周报》给出了权威答案:杨一民、张健强最高刑期不超过12年,陆俊5-6年,黄俊杰则7-8年。

读了这则报道,我很为俺家领导担心啊——当明天或18日谜底揭晓时,这一“权威答案”是否会沦为业界笑话?即使事实正如报道所披露,但在任何法制国家,从来没有人可以在法庭宣判前就以不容质疑的口吻宣判犯罪嫌疑人的罪名和刑期,而只能根据已经公布的案情进行合理推断,否则不就等于说法律乃交易,可以在控辩各方最后陈述与陪审团裁决前,就预先商定?

当然这只是法制国家的情况,在天朝,很多事情都有例外,我也说过有一种审判叫假球,比如最大黑哨陆俊最后被认定,从业20年总共只贪了81万,年均仅4万。也因此在天朝各行各业,“搞定”一词非常流行,所谓能够用钱搞定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令人悲哀的是,该文作者并无此批判精神或反讽幽默,而是以一种洋洋得意或小人得志的炫耀心态一再强调“独家”,又把别人的分析判断一概斥为“臆测”。

对此,我只能想到一个词,堕落。在同一篇文章中,我还读到这样让我引以为耻的话语:“考虑到其存在自首和认罪态度较好,并曾为中国女足作出的贡献和在亚足联所起的重要作用”,张健强可能受到12年左右的处罚。这段话,关于语言和法律方面的诸多瑕疵就不说了,就基本事实而言,作者存在着极大的伪造、歪曲嫌疑。比如张某人明明是被抓捕,怎么变成了自首?又在亚足联什么时候、什么问题上起过什么重要作用?而在中国女足从世界亚军到亚洲二流的急剧堕落中,这位一手遮天与几任中外教练明争暗斗,闹出一系列丑闻的张主任难道不是罪人反而是功臣?

如此颠倒黑白,此文连基本的公信力都极有问题,居然还自诩权威或假借权威,对此,我这个老体坛人的脸都没地方搁了。大约10年前,当《足球》报被《体坛周报》全面超越,并在竞争的各个方面被体坛逼到墙角时,曾经病急乱投医,大量重用一些只会道听途说、捕风捉影,而不耐烦、也没本事进行扎实的深入采访的无良记者,炮制出诸如“霍利尔将入主中国队”之类,耸人听闻却完全没谱的假新闻。然后一旦蒙准了就大吹特吹,蒙错了就当没发生过这事,既不道歉也不更正,一张好端端的报纸就此走向没落。

在我看来,现在的体坛也大有步足球报后尘之势。两个月前,当足球审判在铁岭丹东拉开帷幕,吸引了全中国眼球时,各路媒体记者蜂拥赶到现场,却由于当局只允许4家中央级媒体旁听而抓了瞎,然而在报道张健强受审一事时,体坛记者的署名文章却身如其境地,极为细腻地描写了张健强与其女儿的眼神互动,乃至心理互动。额的神啊,即使你在现场,那么多重要的情况要关注要记录,怎么会只盯着俩父女的眼神呢?再说也无法进入人家的内心世界呀,这不是文涛第二,甚至比文涛更文涛了么?

看了这则报道,我第一时间就向体坛主要负责人发送短信,表达我的错愕和愤慨,得到的回答却是冰冷的几个字,“我了解一下情况再说”,然后再无音讯,又一切照旧,直到今天这篇更奇葩的报道横空出世,还头版头条!顺便说一下,我以为报道就是报道,只写你采访到的硬货,而不要夹叙夹议,甚至塞进自己主观臆想和道听途说的东西,但现在的某些记者连这点最基本的新闻规矩都不懂或不管了。

所谓堕落是堕落的通行证。当年文涛凭空编造对菲戈的访谈被《南方体育》抓住不放,迫使体坛公开道歉又辞退文记者,但现在,如此胡编乱造或主观想象的东西却一再堂而皇之地以现场新闻报道的方式大量出现在《体坛周报》上,让我有一种世纪末的寒冷感。不过我不会再愤青似地向领导告状了,事实上,对于体坛的一切我早已决定保持沉默,那次也是一时激愤。当然我也知道,我这个博客被不少体坛人收藏,因此此文很快就会被“好心人”呈送给领导“鉴赏”。

或许有人会问,你如此公开埋汰体坛,并泄露机密自曝家丑,不怕不测么?体坛乃我衣食父母,我当然很敬畏,也有一份难以述说和割舍的感情。何况不久前体坛还下文规定,采编人员不得做任何有损报社形象的事,我想其中之一就是指我不顾劝阻,“擅自”写关于瞿优远的事吧。然而,对于那样公开同情、美化张健强等贪腐分子的混账文章,我不该骂么?同时,如果对都已经定罪的瞿优远都不能评说,我们又有什么资格去指斥还只是犯罪嫌疑人的南杨谢,并假扮正义?

我怀恋1990年代的《体坛周报》,虽然简陋却率真,虽然幼稚却血性,虽然草根却不媚俗不阿谀。

  评论这张
 
阅读(59049)| 评论(16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