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亦夏的博客

一个老球迷眼里的中国足球生态地理

 
 
 

日志

 
 
关于我
亦夏  

国内知名足球评论员

球迷、军迷、股迷、书迷,小老酒、小麻将、伪中产、老愤青。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体育临界“刘易斯拐点”   

2012-08-12 10:49: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过十几小时,燃烧了两个星期的伦敦奥运会圣火将熄灭,中国军团的金牌数将停留在40大关前,相比4年前减产约20%。对此,有人认为这是“后东道主效应”的必然,我则认为,这是中国体育面临“刘易斯拐点”的前兆,若再不转型,未来还会下降(至少很难突破),更难以成为比肩美国的体育强国。

这里所说的刘易斯,并非80年代美国田径巨星卡尔.刘易斯,而是曾经荣获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发展经济学巨擘阿瑟.刘易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刘易斯教授因提出“二元经济模型”和“刘易斯拐点”等概念、理论而蜚声经济学界,成为二战后迅猛发展的现代经济学一大分支——发展经济学的扛鼎人物。所谓刘易斯拐点,简单地说就是在存在着二元经济结构的发展中国家,随着工资水平的提高,由农村(或传统农业)向城市(或现代工业)转移的巨大劳动力将由过剩转为短缺,乃至枯竭,最终导致靠“人口红利”维系的经济成长模式难以为继。

刘教授在50年前描述的情景正日益清晰地呈现在中国经济现实中。在以广东、上海和江浙为代表的东部沿海发达地区,此起彼伏地爆发着用工荒,以及以工资福利为核心的劳资纠纷,迫使不堪一再发生员工跳楼等恶性事件的富士康等大批劳动密集型企业大举内迁到中西部落后地区,试图继续分享最后的人口红利,以及患有GDP饥渴症的地方政府所施放的政策红利。

那么刘易斯拐点与体育,尤其是中国体育到底有什么关系呢?

解析中国军团在伦敦所获得的近40块金牌,不难发现其中的2/5,即16块左右产于乒乓球、羽毛球和跳水这三大在中国很大众,而在世界上则很小众的项目中,若再算上举重、体操等,这一比例将上升到4/5左右。而在真正的“大众项目”,也即奠定一个体育强国地位的田径、游泳和三大球项目上,中国所获得的金牌数不超过10块。说的极端些,也就游泳池里孙杨、叶诗文和焦刘洋所获得的5块金牌具有世界级影响力,其他,自娱自乐而已。至少我个人更喜欢看男子4X100米跑,牙买加与美国之间的世纪对决,而不可能熬夜看男子10米跳台跳水,即使据说中国派出了夺金双保险。事实上,在过去几天那晚上9、10点的黄金时段,我都懒得看无惊也无险的乒乓球、羽毛球比赛。

中国是体育强国吗?如果是,那也是畸形的,缺乏普世价值的体育强国。其实这个问题与“中国是经济强国吗”类似,单纯从金牌数或经济总量来看,当然是,但从金牌的含金量、影响力来看,未必能得出肯定的结论。这就像中国GDP已经跃居世界第二,有预测称到2035年将超越美国成为世界首富,不过,对比号称亚洲最赚钱公司中石油与世界石油巨头壳牌、德士古们的劳动生产率,中石油就像一家手工作坊,或一个臃肿无比,靠政府荫庇与吞食中下游企业利润,以及比美国还高的垄断性价格为生的“官窑”。

历史地看,中国体育以金牌战略为导向,以举国体制为模式,在文革后那个百废待兴的特殊年代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和必要性,也曾给国人带来巨大的自豪感和正能量。然而,在一条巨大利益链的绑架下,这一模式日益固化,俨然成为一种国家竞争模式。我们暂且不论其中巨大的成本,比如蔡振华为获一块金牌所消耗的国民财富是瓦尔德内尔多少倍,或投入在刘翔身上的公共资源是梅里特多少倍,仅仅从可持续的角度看,这种模式迟早要遭遇刘易斯拐点,或发展的陷阱。

从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许海峰获得首金到2004年雅典奥运会获得100金,中国用了20年,而从雅典100金到伦敦200金,仅仅花了10年时间。如此看来举国体制越活越滋润,似乎在加速成长,其实是在加速走向生命周期的顶点,刘易斯拐点已然出现。“刘拐”的核心要素是剩余劳动力,或人口红利,又以二元经济结构为体制空间。中国体育的刘易斯拐点则是金牌盲区,即那些既小众业余,又新兴冷门的项目,比如女子举重、女子柔道和女子拳击。靠举国体制,中国确实可以在毫无群众基础的情况下,打造出一个个孤独的巨无霸。然而这样的体制,当二元结构消失后,比如在已经走向职业化的三大球,以及高度社会化的田径游泳等项目上就毫无胜算。

人口红利这个词大家已经很熟悉了,其实与之相伴的还有一个经济学术语叫“人口诅咒”,其大意是,靠人口红利所获得的经济增长都是低档的、粗放的和劳动密集型的。但真正的麻烦还不在于劳动生产率低下和产品粗制滥造,而是由于这种高速增长能够带来巨大的暴利,导致这种增长方式高度排斥技术创新和体制创新——这就是中国经济看上去体量巨大,满世界都是“中国制造”,但技术、品牌和定价权全部掌握在美国佬手里,又动不动就被美帝制裁,或陷入货币战、汇率战陷阱的奥秘。

4年前,圈内外都在盛传,北京奥运会将是金牌战略、举国体制的最后晚餐,此后中国体育将向全民体育转型,或者像美国那样转向校园体育。我对这种主观臆想嗤之以鼻,一方面,中国教育体制的积弊绝不比中国体育差,根本不能承受如此之重;另一方面,中国体育业已形成了一个庞大的既得利益阶层,从刘局长到刘委员,谁会主动革自己的命?

4年过去了,这种转型连个影子都没有,只有刘政局为首的关于校园体育、校园足球的官员秀。因为人人都要享受人口红利,至于人口诅咒,就像那位被砍了脑袋的路易十六生前所说,我死后管它洪水滔天。

  评论这张
 
阅读(78865)| 评论(3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