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亦夏的博客

一个老球迷眼里的中国足球生态地理

 
 
 

日志

 
 
关于我
亦夏  

国内知名足球评论员

球迷、军迷、股迷、书迷,小老酒、小麻将、伪中产、老愤青。

网易考拉推荐

没有倚天剑,张剑只能当裘千丈   

2013-01-26 13:05: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蹉跎10天后,传说中的中国足协新掌门人张剑先生终于现身夕照寺大街,正式出任职业化后的足协第6任主要负责人。

夕照寺、掌门人、仗剑,这些中文字符堆砌在一齐,隐约有点金庸武侠小说的意味。那么这位张生,在接过中国足协这个曾经的大黑帮帮主权杖后,究竟会是欺世盗名的裘千丈,还是个人武功了得,却因为虎作伥而身败名裂的裘千仞?抑或,有没有1%的可能,成为天质愚钝却天降大任于斯人的郭靖郭大侠呢?

履新仪式非常简单,新官本人没有放三把火,作为主管领导莅临的蔡振华,也没有说点保驾护航之类的应景官话。如此低调,或许这是张、蔡二人性格使然,或许是确实没什么可说的,也或许是实在不好意思再唱高调了。毕竟,从阎世铎到谢亚龙再到韦迪,除了曾被刘建宏逼问得连说17个“这个、这个”的口拙南勇,过去几位从总局空降的足球官僚,无一不是器宇轩昂而来、灰头土脸而去,留下一大堆大话、空话和笑话。

空谈误国,但南勇式不说话只干事的“实干家”照样祸国殃民。20年里,由国家体育总局遴选、任命、监管和考核的几任足协领导均制造了一大堆烂污,乃至惊世骇俗的贪腐大案,说到底与他们是否夸夸其谈没有关系,至少不是主要原因,而是畸形的体制原罪。

张剑学法律出身,又一直从事政策法规研究,因此口才即使不比上能够随口吟诵莎翁名诗的阎世铎,也不会比谢亚龙、韦迪差,这次在众多老记面前死活不肯说两句,显然是吸取了韦迪的教训。记得3年前韦迪上任时,自恃曾任沈阳体院院长多年,又主持运作过多枚奥运金牌,一点都不惧号称有7000之多的足球记者,不仅以一周至少一次专访的频率频频接受媒体采访,还对外宣称24小时不关手机,随时接受记者电话采访。其磊落姿态与经常摆空城计的王俊生截然不同,颇受媒体好评,最终却落个“韦大嘴”恶名,一如“水上漂”裘千丈。

与韦迪相比,张剑既没有担任过大学校长,也没有主管过任何一个运动中心,确切地说没有在任何业务部门工作过,标准的幕僚或师爷型的人物。按照我朝习俗,没有出任过一方大员的干部,是不能晋升中枢、担纲军机的,所以高层任命书生张剑出任具有最大社会影响力,又一直成为舆论诟病总局工作业绩所在的足球管理中心主任,从官场游戏规则来说,堪称刘鹏、蔡振华下的一出胜算很小的险棋,如果不说臭棋的话。

有人把阎世铎拿出来与张剑相比,认为二者具有很大相似性,其实与阎世铎相比,张剑弱爆了。阎世铎虽然也是搞政策法规出身,但一来在摸着石头过河的90年代,政策研究工作比现在吃重的多,转型时期有很多开创性工作需要师爷们出谋划策,比如在职业化改革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红山口会议,阎世铎就是伍绍祖颇为倚重的幕僚。现在则一切都讲维稳,萧规曹随才是王道,政法司大概是总局系统中最可有可无的鸡肋部门,也是毫无油水,没有人想去的清水衙门。

二来阎世铎可不只是搞政策法规的,在到足协工作前乃堂堂的总局办公厅主任,即大内总管。玩笑地说,那时阎世铎在短短一天里跟伍绍祖说的话,可能比张剑在漫漫一年里对刘鹏说过的话还要多,所要处理的复杂、棘手事务更非搞搞调研、起草文件那么简单。看看尚昆、东兴和庆红等的最终职位,可知这个内阁官房长官有多么重要、多么亲信。

张剑之弱还表现在对足球的一无所知与毫无人脉上。人们搜索枯肠,也只人肉出张剑曾经随同蔡振华东渡扶桑考察过日本足球,这么一丁点的足球情缘。然而,蔡振华东瀛取经系如同晚清五大臣放洋欧洲那样的奉旨而行行为,张剑随同也只是职务行为——既为考察,政法司司长不去谁去?至于去了以后大发感叹要向日本足球学习,这是谁都会说的,毫无技术含量的大白话。既非详细比较了日本、韩国和英超、西甲等不同足球模式后所作的专业鉴定,在蔡振华考察团回来后长达一年时间里,总局及足协也没有推出向日本足球学习的任何举措。

何况,就像我曾经专门撰文所指出的,在现行体制和官场文化下,日本足球根本不是中国可以学的,韦迪也好张剑也罢,根本当不了中国的川渊三郎,也做不了裘千仞式的铁掌帮帮主。

就人脉而言,韦迪好坏还有一帮水军旧部,可以倚靠他们迅速接管足协各职能部门,并植入赛艇模式。虽然这个基于专业体育理念和体制的赛艇模式根本玩不转已然职业化的中国足球,只会操弄小赛艇的于洪臣曹景伟们也操盘不了动辄上千万交易的足球大市场,但毕竟还是一个相对成熟的,可直接操作的模式。

显然,即使人不可貌相,或英雄不问出处,张生真有人们所不知,过去也没有机会施展的雄才大略。然而,张帮主可资动员的资源实在太过可怜,既不可能把那些政法司的书生都调进足协,用以掌控国管部、联赛部和中超公司等专业性、技术性都很强的部门,也不可能把原来领导规模很小、职能很单一的政法司的那一套运用于庞杂的足协。于是新外行张剑只能啥事都靠老外行于洪臣,在“蔡乒乓”的遥制下,所谓庸臣辅弱主、盲人骑瞎马,直至下一个轮回、下一个张剑。

 

  评论这张
 
阅读(109798)| 评论(25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