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亦夏的博客

一个老球迷眼里的中国足球生态地理

 
 
 

日志

 
 
关于我
亦夏  

国内知名足球评论员

球迷、军迷、股迷、书迷,小老酒、小麻将、伪中产、老愤青。

网易考拉推荐

亦夏,比周文渊更牛逼   

2013-07-04 16:01: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世界还有比动辄自称本大师或本大爷的周文渊更牛逼的牛爷么?有,亦夏小姐也。今天俺就来八一八周文渊与亦夏的前世今生。           

是读者大概都知道,《体坛周报》有个老家伙姓周名文渊,一个已然“五张”的小老头,若从上世纪90年代初以自由撰稿人身份投稿算起,在体坛混脸熟或混稿费已经混了20多年。不过,知道早期体坛还有一位名字颇为文艺的大家“亦夏”者大概不太多,至少众多90后很茫然。过去20年,周文渊与亦夏常常超时空穿越,说起来也算体坛一景。

1990年代末,老周游走到巴山蜀水时,川中才子李承鹏在一家环境乱糟糟的小酒馆设席款待,推杯换盏之际好奇地打听,“你们那个亦夏是谁”?同席的向兵等《成都商报》同仁亦好奇,“亦夏的文字比周文渊好”。俺心里有点小得意,屁颠屁颠地回答,“不可能,亦夏只是一个小女孩,怎么可能文章比老周好”。其实我也明白,亦夏一点都不文艺,比时常整点命题作文、口水文章的老周彪悍得多。如果说文渊兄专营的“甲A综述”有注水之嫌的话,亦夏品牌下的“皇马撩拨中国足球的G点”则很黄很暴力,却恰好满足了那些被坑爹的中国足球搞得很重口味的球迷读者。

OK,谜底揭晓,亦夏既是老周爱女,生于1994甲A元年之夏,也是周评论员曾经拥有的不多的马甲之一。早年老周以这件马甲当铠甲,那个指点江山、那个挥斥方遒,好写意!

“亦夏”之名最早见诸于报端的时间已经记不清了,因为那时老周自己的主品牌还没有打响,自然无暇考虑运作和经营副品牌,所以早期比较给力的文章,比如“中国足球大参考”、“申花怒放在深秋”、“解放范志毅”和“黄浦江畔四小龙”等都来自文渊阁。不过至少从1996年起,亦夏大名开始频频曝光,没办法,都是某个叫做中国足协的晚清衙门给逼的。

那一年始,以戚务生为主教练的国家队、国奥队,接连在奥运会预选赛、亚洲杯决赛和世界杯预选赛等三大战役中以耻辱的方式败北,人称“泣无声”,却因有酒友王俊生的力挺而屡败屡战,导致群情激奋。一片肃杀中,足坛文字狱频仍,封杀与反封杀斗争此起彼伏,最有名的当属马德兴君的“十问”。然而,小马哥问是问得很过瘾,却换来长时间的像狗一样生存,从此江湖上只见“吴京湘”而不闻“德兴社”。

周某天生胆小,不敢像我军前谍报员马德同学那样,往死里抖露足协老底,也不好意思像刘主播那样当面打人脸,逼得南勇连说十几个“这个”、“这个”,不过一篇嘲讽戚家军海埂集训时,天天万米跑外加警察把门、狼狗巡营,直把郝海东们圈养至傻的千字文还是上了体委黑名单。虽然没有惨遭封杀,但亚历山大下,只能穿起亦夏牌马甲,才可以继续抨击戚家军在十强赛上没被打死却被吓死的窝囊表现,以及何慧娴女士那充满“辩证法”,或曰正确的废话的二流论。

其实在当时,我的另一件马甲更为彪悍,即“大卫”,出处可不是万人迷大卫.贝克汉姆,而是掷铁饼者。可能现在已不太有谁还记得江湖上曾经有过这么一位大侠,不过在当时,由新华社广东分社主办的《体育参考》确实因大卫之文而蓬荜生辉,牛逼过好一阵子。当时与我单线联系的总编室主任就是现任《足球》报社长刘晓新,至于我为什么会移情体参,则涉及另一则说起来有些啰嗦的故事,在此就不说了。

戚务生执教的那届国家队被称为近20年来最强国足,若与刚刚遭遇“615血案”的卡家军相比,赵旭日、秦升之流连戚家军替补席都进不了。1997十强赛同时也是足球新闻史上的一大分水岭,所谓七千足记大军大致在那个时期成军,到2001十强赛达到极致,那是作为足球记者的最好时光,年轻、纯真、无所畏惧。

不过足球记者人数大扩容、人员职业化还只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以体坛、球报和体参为代表的新锐体育媒体猛然崛起,小资化的南体后来跟进,伴随着谢奕、陈伟胜、李承鹏、龚晓跃、张锦桥、董路和金焱等60后、70初的第一代职业写手对汪大昭、毕熙东、张小翎、葛爱萍、苏祥新和张慧德等50后老同志的抢班夺权。二者的差异不仅在年龄代沟方面,更在于前者基本上属于体制外的精英,后者大都出自中央级官媒或地方级党报系统。

当初把马德同学整得像流浪狗一样无人敢收留、敢发文的何阿姨,我的学姐,在戚家军兵败金州后秉承袁主任旨意抛出的二流论虽然很可笑,也很声名狼藉,却产生了炮制者始料不及的正能量。在“大连金州不相信眼泪”的悲壮宣言中,众多足球新闻从业人员从此告别了对足协,及其所代表的那个体制模式的敬畏和幻想,义无反顾地扮演起足协天敌的角色。就言路开放而言,不幸的中国足球很有幸地成为神奇的天朝的一个特区,或许只有同样很坑爹的股市才能与之“媲美”。

在此大背景下,俺也狗壮怂人胆,不再需要什么马甲了。比如2004年时就以周文渊之大名,公然“审判阎世铎”,而阎同志乃我党正局级干部哦,搁在其他地方,俺一个屁民敢如此放肆还不被跨省、被城管?去年“911”,鄙人又公开喊话,“有多少个于洪臣就有多少个0比8”!彼时老于还权倾朝野。果然,不到一年功夫,由于副主席担任总监军的卡家军又输泰囧1比5,耻辱指数犹胜0比8。

不过或许有点小资,俺还是比较喜欢亦夏品牌,有时会以此整点怀旧、私密的东东,为了忘却的纪念。

(或许有朋友会疑惑,今天老周啥路道,莫名其妙地发这种怀旧帖?解释一下,今年7月1日系《体坛周报》创刊25年纪念日,本来准备出个“25人忆25周年”专刊,领导命题俺写这个故事,不料后来专刊因故取消。我以为这个老故事还有点意思,便稍加删改后发在这里了,所谓废物利用。)

  评论这张
 
阅读(101628)| 评论(38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