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亦夏的博客

一个老球迷眼里的中国足球生态地理

 
 
 

日志

 
 
关于我
亦夏  

国内知名足球评论员

球迷、军迷、股迷、书迷,小老酒、小麻将、伪中产、老愤青。

网易考拉推荐

春节私房菜(2):第一桶金,我赚得好辛(幸)苦(福)   

2016-02-12 11:28: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我这样一个历史爱好者看来,在zg70年执政史上,胡赵主政的1980年代极其精彩,可以与1950年代媲美。然而无论是50年代还是80年代,某种党派私利或体制之殇让其后的中国都没能更加精彩,而是左拐右拐都拐进了某个歧途。当然,站在现实考量,柳丝后的中国没有像57年反右后的中国走向极左,更没有像前苏联剧变后瞬间“休克”,此乃不幸中的万幸。在这一历史的十字路口,邓公的高瞻远瞩、巧妙折冲起了决定性作用,是为92年前后的南巡讲话和浦东开放开发。

对我个人而言,以在柳丝中的所作所为,仅仅受到一个未被公开的记过处分,并被“劝退”出复旦,也是不幸中的大幸。其实这么说并不准确,因为我只是不能再当人民教师,“组织上”仍然很仁慈地给了生路,是我自己不领情。

“外面的世界很无奈、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喜欢“中国之星”林忆莲的个性演绎。1990年春,我接受了来自华师大,同为DL分子的陈琦伟先生的邀约,加入他主持的亚洲研究所和亚商公司,开始第二段人生旅途。与在复旦书生意气、挥斥方遒相比,这段旅途不那么壮怀激烈,却也有别样的趣味。辛苦与幸福同在,真正的历练、真正的掘金。

说来很巧,镇宁路45弄某幢小洋房是前大连国脚,原上海申花队助理教练桑庭良家族的物业。若干年后我在海埂基地采访甲A冬训,曾与大桑闲聊起这份缘分,这位上海女婿却不愿多聊,想必豪门深似海,未必事事风光。小楼独门独户,带大阳台和小花园,弧形的落地钢窗大客厅很有气派,当时以5000元的月租金出借给亚洲研究所。亚洲所名字很大、规模很小,有办公桌的常设人员不过78人,且全部是像我这样无编制也不拿工资的兼职人员。研究所本身也是民间机构,不隶属、不挂靠任何体制内机构。

在堪称计划经济典范的80年代的古板上海,居然有民办的学术机构,这个本身就不寻常,如果知道了他的理事长是谁,那就更要另眼相看。汪DH,公开身份是前上海市市长、前海协会会长,以汪辜会谈而留名青史。但熟悉zg官场的海内外人士都知道他的另一个不是头衔的头衔才最厉害——386的人生导师或绍兴师爷。J爷爷无论是之前入主魔都还是其后问鼎中南海,都有其引荐之功和献策之谋。

这样一位大人物怎么会兼任小小的亚洲研究所理事长的呢?故事有点复杂也有点敏感,这里就不展开了。鄙人幸会过汪老两次,都是陈先生接待海外客人,请出鹤发童颜的汪老压台面时,俺作为工作人员叨陪其座。一次在兴国宾馆,一次在东湖宾馆,从此俺略知zg官场高级礼仪。

所以亚洲所是有来头的,陈琦伟先生以柳丝DL精英身份仅仅在里面呆了半年旋即恢复自由身,并该干啥还干啥也是有说法的。不过汪老担保固然很有分量,但陈先生能够龙归大海还不只是这个缘故,或许还与大陆情治机关在下一盘很大的棋有关。这是我后来逐渐察觉的。一件事就是上文提到过的福特基金会,在柳丝后的特殊氛围下,其他外资纷纷撤离,福特居然还能在大陆活动,还能资助某些非盈利项目,这里面的水很深。

每隔几天,陈先生都会关起门来打上一通电话,之前他会很客气地要我回避一下。嗷,忘了交代,亚洲所的基本成员都是陈在华师大的同学和学生,或朋友,就我一个与陈素无交集。不过或许是俺颜值较高,进所后不久就获陈先生青睐,晋升所长助理。所取代的那个小伙子,身份也颇神秘,毕业于以培养间谍著名的国关,作为亚洲所一员却从来不做项目,只负责与福特等的外联事务。后来赴美留学时人们都开他玩笑,“到美帝卧底去了?”

当了助理后,我的办公桌从低矮昏暗的三层阁搬进了宽敞明亮的主人房,与老板面对面。平时,陈先生一般电话都不回避我,甚至我认为他还故意让我旁听,以尽快熟悉他的朋友圈、他的思维行为方式。基于同样的原因,他的一些高级应酬也会让我参加,从汪老到沙副市长,再到姜建清、张恩照、朱小华和刘金宝,等等,上海滩金融界的风云人物。遗憾的是,其中一些人在其后各种政经风云中落马了,比如建行行长张恩照、外管局局长朱小华,唯有姜建清,从当初浦发银行浦东分行副行长一路高升到工行总行行长。

俺那么受老板器重,多少会让陈先生的那些华师大同学、学生嫉妒。但那个电话,他是一定要我回避的,很神秘。我当然很识趣啦,不该知道的事不问,只埋头做项目。记得第一个项目就是福特资助的中国主要城市投资环境调查,我主动要求做成都篇。1983年还在读大三时,受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的委托,我们经济系80班同学曾到全国各地进行为期半个月的农村调查,我分到重庆边上的合川县,从此爱上了巴蜀的山山水水和麻辣火锅,还差点成为四川女婿,呵呵。

不过陈老板也挺抠门的,福特给了3万美金经费,但我到手的劳务费才区区500人民币。陈先生则“语重心长”地教导我,钱不急着赚,关键要做事,把做事的本事学到了,还担心赚不到钱?说得俺唯唯诺诺,似懂非懂、似信非信,不过确实项目一个接一个地做不完,各种小钱也滚滚而来。

在上海滩,听说过亚洲所的没几个人,但知道亚商的应该不少,尤其是早期的证券投资者。亚商全称上海亚洲商务投资咨询公司(英文简称ABC),是陈琦伟以亚洲所为平台创办的一家投资咨询公司。创办之初恰逢上海证券交易所开张,大陆掀起炒股热,亚商抓住机遇赚到了第一桶金。其与中创公司合办的《一周投资》是当时上海滩最抢手的炒股刊物,所开办的各种股票投资讲座也火爆异常。

我协助陈先生参与创办《一周投资》,也因此认识了很多上海滩第一批炒股大户,比如应建中、李志林、金学伟、骆飞和大老李等等,有些现在还活跃在电视上、网络中,有些则早就被消灭,或淡出江湖。后来陈先生认为我天天与这些粗俗的大户厮混在一起有些屈才(其实大户也不都粗俗),就不让我参与这摊子的事,而协助他做更为高端的外商投资咨询——浦东开发后,那些89年撤走的外资又回来了,还有更多新投资者,这块的蛋糕很大。

最值得一提的是,我们与上海外资委下属的外商投资服务中心合作拍摄了《上海的投资环境和机会》系列录像片,共6集,做成后卖给那些有意向的欧美商人和台港澳商人。说是合作,其实外资委只出批文和介绍信,其他啥事都是我们干(主要是我干),从编写剧本、组织拍摄班子到落实拍摄的景点、企业、人物和拉赞助、做销售。这些活,对于从学校到学校的我来说确实很有挑战性,好在年轻不怕辛苦也不惧失败,这一单,我赚得很多。主要不是指赚钱,而是人生历练,当然在亚商,做项目的提成比例也不低。

试想,有机会与楼继伟、朱小华和张恩照那样的金融大佬共喝一杯茶、共吃一餐饭,胜读多少圣贤书?有机会深入了解宝钢、大众那样的现代化企业,又了解了多少实体经济运作过程?记得在花旗银行上海分行(办事处?),我第一次见识“电子邮件”,看着他神奇地跨越重洋,把海量信息瞬间从美国传到中国、再从中国传到美国。那是1992年,大陆尚处于通讯基本靠吼的书信时代,私人电话还没进寻常百姓家,电报也不舍得打。鄙人那时已开始给体坛等体育媒体投稿,常常手写一遍再誊写一遍,然后到邮局或电话亭排队传真,稿费则千字20元,不是所有的电话亭都有传真机的哦。

第一桶金,我赚得很辛(幸)苦(福)!

(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55337)| 评论(8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