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亦夏的博客

一个老球迷眼里的中国足球生态地理

 
 
 

日志

 
 
关于我
亦夏  

国内知名足球评论员

球迷、军迷、股迷、书迷,小老酒、小麻将、伪中产、老愤青。

网易考拉推荐

春节私房菜(1):第一桶金,我赚得好辛(幸)苦(福)   

2016-02-08 15:21: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节红包雨越下越大,几乎不红包就不过节的节奏,马化腾威武!有人乐此不疲,有人深感困顿,俺自然是后者。这个春节,不拜大年、不抢红包、不看春晚、不放鞭炮,甚至不睡懒觉,放眼宇宙,还有比俺更无趣的人么?

不过也怪不得本尊也。6月股灾、1月熔断,版本不断升级的股汇双杀战剿灭了/剿灭着庞大的中产阶级群体,包括自封的伪中产、假小资。当财务自由的梦想渐行渐远时,生于“三年自然灾害”之不幸年代的我扪心自问,以哈耶克《走向奴役之路》为镜,我自由过么,我可能自由么?

1989年柳丝事件后,本青椒(青年教师)被赶下讲台,发配到图书馆做一个普通的管理员。大复旦有N多图书馆,每个系都有,校一级的也有文科、理科和教师等多个图书馆。其中文科图书馆如同电脑里的回收站,各个系脑子或人品有问题的人、业务混不下去的人都被“安置”到这里。鄙人乃堂堂的XX精英,岂能与这些人为伍又岂能蜗居于此?再说也吃不起朝九晚五的苦啊,所以傲娇的我一天都没到“回收站”上过班。

然而,在20多年前那种大环境下,要反出体制又谈何容易,至少对我等还抱有某种虚幻的英雄主义情怀和经邦济世梦想的白面书生来说,难度不小。说好的太保资管经理,在对方人事官员到复旦调阅档案后黄了,搁下一句“我们不好用你这样的人”,最后连到杨浦区财政局当一个区区局办秘书的机会也因同样原因落空。四处碰壁、周遭白眼,我尝到了与某无产D较劲的苦果,也意识到“我这样的人”将永远无法在体制内生存。

于是我接受了一位同事的建议,走出象牙塔,来到社会这个庞杂无比的大学。这位同事是教马哲的,其兄陈琦伟也算上海滩一名人,作为华师大经济系讲师曾拿过孙冶芳经济学奖,是当时很活跃的中青年经济学家中的一个。柳丝时也是活跃分子,曾经带着华师大教师和学生游行到人民广场,并在大庭广众中发表反动演说,后入狱半年。话说柳丝乃某D建政40年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反ZF运动,最后不得不动用装备着坦克和武直等主战武器的十数万野战军实施军事戒严和武力清场,但事后抓人判刑并不多,那么大的复旦就一个叫叶茂强的历史系青年教师在里面蹲了一年。陈先生能够半年,事体应该不小的。

当时没有想明白的是,鄙人只不过受了个记过处分,却怎么也找不到工作,陈先生都进过号房了,何以出来后还能在华师大继续做他的人民教师,还能正大光明地办研究所、开公司,甚至还能接受美国福特基金会的资助,这里面是不是有大阴谋?要知道彼时西方世界正在美帝指挥下实施对华大制裁,外资外企大量撤退,已签订的设备引进合同被大量废止,像福特这样的背景复杂的基金会更该早就滚蛋了。福特哦,俺读小学时,课本上与洛克菲勒并列的垄断资本主义图腾。

其实也不是我没想明白,而是根本没想到这一层面的问题。尽管那时兄弟也208,生理年龄不算小了,距离古人所说的三十而立只有2年。然而从1969年读小学到1976年进中学再到1980年考大学,然后留校任教,从学校到学校,鄙人社会阅历几乎为零,心理年龄幼齿。所以本文标题中的第一桶金,其实主要不是指我所赚取的第一笔货币财富,或成家立业,而是广义上的人生历练。

当然,彼时本人个人资产为零也是事实,或许某人还会严正辟谣:侬明明是背着空麻袋(负资产)结婚的好伐!不过零资产也好负资产也罢,一年后兄弟照样施施然地步入婚姻殿堂,用丈母娘提供的婚房、亲友的借款迎娶复旦某系某班的班花,无赖伐?

纯粹从财富积累的角度看,我甚至从来没有赚过第一桶金。观察过现代上海人的几种致富方式,一是继承,父辈是民族资本家,文革后落实政策归还被抄家的大小黄鱼和花园洋房,遂成“富二代”;二是下海,改革开放之初到华亭路摆地摊倒卖牛仔裤或外贸服装,一天赚一台12英寸金星彩电;三是炒国库券炒老八股,当然还有买认购证,就像杨百万;四是“洋插队”,美国欧洲去不了就去日本澳洲,最不济南下深圳、珠海特区。那时日本打工一个月可赚二、三十万日元,而国内工资才几百人纸,提示一下当时汇率是一万换800哦,差距多少自己去算吧。

可能还有其他致富方式,也可能有交叉情况,比如既洋插队又富二代,还买过认购证并在乍浦路开过饭店,不过都与鄙人没多大关系。认购证倒是买过,但不是油水最足的第一批,即中一个第一百货股票,一上市1元就变成88元的那一批。据说有人计算过,如果买10张认购证就能成为万元户,像应建中等上海滩第一批炒股大户,一般都一买就50张、100张的,200张的也不少。然而,第一批认购证发售时恰逢我准备结婚,都负资产了怎么还能买30元一张的认购证涅?关键是没那个意识。

俺赶上了第二批。第二批的赚头大为缩水,而且因第一批的暴富效应,购买者蜂拥。不过兄弟一向运气不错,50余年的人生之旅中,屡屡每遇窘境就迎来转机。就以认购证为例,当时花6000元买了3000张认购证(2元一张),正常情况下可中2只股票,运气好可中3只,俺居然中了4只!连1只概率只有万分之8的海欣股份也命中,呵呵。还都是好票,像海欣、同济开出来就是25元,稍差的2只上柴和时装也在15元上下,木有上海石化大爷。

这算不算第一桶金?应该不算吧,只是改善我的财务状况,而不能解决财务自由问题,更不能以此为种子,孵化第二、第三桶金。不过在魔都,发财的机会确实比内陆省份多一点,即使像我这样一个没有资本家老爸,也不洋插队和下海的普通市民,也有机会赚取靠那点工资奖金所不可能积累的个人财富。78年后,又一个暴富机会降临了,那就是房地产热,满世界34K一平米的商品房,随便捂上10年都能翻10倍。这个世界,除了走私毒品和军火,还真没有这么暴利的生意,关键是毫无风险也不需要专业知识和关系人脉。

俺能自称伪中产,靠得就是倒卖楼花。付个35万定金,2400价位拿进3900放出,青浦赵巷200多平米的经济型别墅这么一转手就可赚30多万。直到交易结束、房款到账,连房子是啥模样的都没见过,更不需要贷款首付,这钱赚得轻松伐?

可惜,鄙人虽然学经济出身,但对于个人发财致富却既无感觉也无兴趣,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一项可以长期做做,甚至当作职业的好生意、好事业。只能说圣贤书读多了不好,考大学考得好也不好,假设俺只考上杭州商学院或立信会计专科这类学校,或许就没其他想法,只想着如何赚钱过小日子了。

当然这是戏说了,如果误伤了杭商、立信的朋友还请包涵。其实那时我已进入亚商,而作为上海最早的商务投资咨询公司之一,亚商既有证券投资咨询业务,我也策划、主持过各种房地产营销班,理应近水楼台先得月。但彼时我还抱有经邦济世之初心,以致唾手可得的钱不去赚,不是我辈可以做的事却瞎操心,所谓地命海心。

不过也正是那样的XJB操心,我赚到了人生最大的一桶金:人格的升华、三观的形成和做自己喜欢做,又能做好的事。这就是1990年代,从亚商到体坛的职场生涯,一个牛人辈出的时代,精彩剧情且听下回分解,15号迎完财神再见。

 

 

 

 

 

 

 

 

 

  评论这张
 
阅读(55265)| 评论(49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