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亦夏的博客

一个老球迷眼里的中国足球生态地理

 
 
 

日志

 
 
关于我
亦夏  

国内知名足球评论员

球迷、军迷、股迷、书迷,小老酒、小麻将、伪中产、老愤青。

网易考拉推荐

春节私房菜/人在江湖,我的体育情缘(下)   

2017-01-31 18:09: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回说到复旦美女+才女如云,很容易转角就撞上爱,其实这话有点吹牛了。虽然相对于交大、同济等理工科大学,复旦女生要多的多,而且上海滩那些才貌双全的富家子女、文艺青年也确实会将复旦中文系、外文系当作第一志愿报考。可是对于偌大的复旦来说,那毕竟粥少僧多,况且那时还没有那么开放,最多垂直猎艳,不太敢跨系寻春。

所以即使在复旦,泡妞也不易。偏偏俺所在的经济系,特别是阿拉这个80级,女生说少也不算太少,却没一个弹眼落睛的。隔壁世界经济系原是经济系下面的一个专业,后来独立成系,竟然以量产美女著称。其中一个朱姓女生,乃复旦话剧团和艺术体操队的两栖成员,可以想象此女有多么的妩媚妖娆。心塞的是,世经系有很多课与我们经济系在一个阶梯大教室里并课上,一不留神就坐到了女神芳泽之地,时时面对那张银盆粉脸、那份俏笑顾盼,你却口干心焦不敢搭讪,那不是幸福而是煎熬!

好在80年代初的中国,改革开放春风劲吹,总设计师为了谋取和巩固自己的二核地位,大力弘扬思想解放运动、竭力鼓吹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所谓xxxx自由化的始作俑者和最大推手正是此公,但客观而言,这一政策为饱受劫难的中国打开了一片升天,黑猫白猫纵横的世界充满生机也到处机会。外面的世界如此精彩,理想的天空如此蔚蓝,我们也就顾不上儿女私情,再说那种尤物也不是草根学子可以觊觎的猎物(朱女情史复杂,N年后嫁给了韩一哥的同事,当年团市委某副书记,后任某保险公司CEO,再后来离异出国)。

那时所有文科生都集中在第一教学楼上课,底楼有一家小型书店,专卖文史哲方面的书。每到下课铃响里面便人头簇拥,很多人省下菜金,去买汤因比、哈耶克等大家的煌煌巨制。当然,作为学经济的,从亚当斯密到凯恩斯、萨缪尔森的经济学经典也是我们必须人手一册的。这是在新生见面会上,学长们向我们力推的书目。其中一位学长叫朱民,刚刚卸任的世界银行副行长,乃比我高3届的师兄,当时我们同住1号楼,其高大又溜肩的身材和口若悬河的博学很引人注目。

说来惭愧,兄弟毕业时能够留校任教(复旦哦,很多学子以上复旦为荣,俺却能以本科生学历教本科生,牛逼不?),别人以为有多优秀,其实我自己很清楚,在学业、学术上我们是无法与朱民、史正富和陆德明等大师兄竞争的。那么我靠什么混迹江湖呢?很简单,搞学生工作!

大三时必修课已经不多,某天指导员老师突然宣布,班干部换届一律竞选上岗。话说80年代初,竞选还是一个很陌生的词汇、很敏感的事情,我们不知是不是复旦第一批吃螃蟹者,至少是早期革命家之一吧。

其实我这个人没有官瘾,也不适合搞政治和做官。参加竞选的目的很单纯,就是认为自己在社交、演说和领导、组织等方面存在着比较严重的欠缺,而我自认为注定是要做大事的人(不开玩笑,当时我们很多同学都以未来总理候选人自居),不具备这些才能怎么行?以竞选之名,我频频到各寝室与同学谈心拉票,以及组阁——说来好笑,虽然大学了,但那时我们还像青涩的中学生一样,男女同学无事不讲话,更没什么自发的联谊活动。这一次,也是我第一次深入女生深闺,而我竞选纲领中的第一条,就是要打破同学间,尤其是男女同学间老死不相往来的沉闷状态。

可能正是这一条最低级、最生活化的革命纲领击中了各位同学的柔软内心,正式投票时我第一轮得票就过半数,这样就不需要进行二轮投票。然后,俺在这个团支书任上也做的风生水起,所搞的活动屡屡出现在校广播站的清晨报道中,最终惊动了校团委,本班被评为先进集体、本团支部被评为先进支部,鄙人则成为各种座谈会、交流会的座上宾。值得一提的是,俺的领导正是援朝兄,时任校团委副书记,其弟则是经济系女婿,娶了我们81级的一位知性美女。

其实经济系也出美女,只是我这届多素女,当然也可能是我们自己有眼无珠。那些不入我们法眼的女同学,后来个个嫁得很好,成功地践行了干得好不如嫁得好之人生真理。不过我个人最终也没有逃出复旦的情网,与一位我当时惊为天人的女生结为良缘。这么说肯定有情人眼里出西施的因素,若说气质美女大概没有争议,过程则颇为浪漫。

曾经交代过,毕业时我被分配到复旦马列室,教的是全校的公共政治课。按规矩,我们这些青年教师主要教物理等理工科,新闻、历史等文科专业则由那些资深老教师上。我接的第一个班是生物系,理工科考分最高的一个系,几乎个个都是各省市高考前10名的选手。第2年接手物理系,开始自说自话地大力推行教学改革。改革获得了成功,让枯燥的政治课成为最受学生欢迎的一门课程,在全校学生投票评选的优秀教师园丁奖中金榜题名,应该也是最年轻的获奖者。

正是有了这个资本,才会有后来的艳遇。第3年,长期执教新闻系的陈老师突发急病,不得不休养半年,领导破格命我代班。9月,新学期开学,一进教室就眼睛一亮,这个班美女多、才女也多,其花枝招展和自由活泼与那些理科班是完全不同的画风,令只比他们大56岁的我精神振奋,而新教学体系经过一年磨合也愈加完善。教学相长,这样的教学效果不可能不好。于是出现与一般政治课相反的格局,后排那些可以睡觉可以干私活,甚至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开溜的位子无人问津,前排在老师眼皮底下的位子则被抢占,我的那一位也跻身其中。那样上课的感觉是不是很美妙?吼吼。

不过那是后来的故事,俺是有职业素质滴,哪能利用职务之便搞风花雪月?半年后,陈老师病愈复出,接回了新闻系,俺只能惺惺回到理工科的世界,带着某种失落。不过就像有句老话说的,有情人终成眷属。初夏的某天早上,我早锻炼和沐浴、早餐完毕后来到图书馆,准备查找某些资料。来得早了点,还没有开门,就坐在长椅上闭目养神。蓦然间,我觉得有些异样,睁眼一看果然是一位妙人儿含笑站在面前。确信不是做梦,便开始了为时两节课的漫谈,各自把原来想干的事忘个精光,不顾旁人侧目,只恨时间苦短。

然后?然后就一切尽在不言中啦。

所以在复旦,还真容易转角撞上爱。不过,7年教书生涯,我最难忘的一个班不是新闻系,而是物理系。柳丝时,我以他们居住的9号楼为基地,与这些已经不是我学生的学生共同战斗了无数个白天与黑夜,挥洒了最后的理想与激情。

当然,这一切,现在只能封存在记忆深处,无法与各位分享,抱歉、遗憾。(今年的私房菜就此结束,我自己也觉得不太过瘾,但木有办法,明天我要去台湾历险,6号回来。)

  评论这张
 
阅读(27064)| 评论(59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